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李宗利:2021年 无名峰solo报告

[复制链接]
查看: 256   回复: 2
2022-3-23 14:54:46   显示全部楼层   阅读模式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,
缘 起


登山有多种方式,

一直以来,我偏爱简洁的阿尔卑斯式,

只是从未简洁到单人solo的程度。


对于solo,我内心有抗拒感。

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

人的认知可能发生一些变化,

去推翻之前的想法。


f5c2e5b21b0f68dccc6197d7f5cd21df.png


一次,在勒多曼因带商业活动中途中,我突然看到一个山,5000多米

不是很难,但对我很有吸引力,这种感觉很微妙。因为不难,和谁搭档好像都差点乐趣…反复想了很久,solo的念头突然冒出来。


做决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我和一些攀登者交流,我分析最坏的情况:

情况一旦发生,有什么后果?

这个后果是不是我能接受的?

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,我需要做哪些准备?


我知道这次攀登难度不会大,没有很极限,不会让我有明显的突破,但大概会带给我内心的变化




拍 摄


目标确定后,在一次偶然交流中,了解到《舌尖三》的拍摄团队想制作一部分我个人的纪录,其中攀登的镜头,希望借这次机会拍摄。


于是自己一个人的行动,

就变成了一次拍摄solo的行动。

相对简单的事情,现在又变得复杂且人多了。


由于各自空闲时间有冲突,最初制定的时间后推,实际出发时间是2021年的11月22号,这之前两天,正遇到全国范围的大降温。


下了大雪,刚出发就被雪坡阻在了路边。

本来车辆可以直接开到格西草原,现在嘛,乖乖徒步两个小时,才到了原定的徒步起点。


c3283eb3dee77511886e62e0abe88fc0.png b36e2defa9096799921bfba88b9a4bec.png


大量拍摄也减缓了我们的行进速度,一天到上日乌且的计划只能搁浅。

实际上,第一天到达两岔河已经是下午4点左右了,到了营地还需补拍许多镜头,攀登日程随之修改。


拍摄团队多年没有进到这里,好像觉得,雪后的日乌且沟,到处都是景。

也许是好看的,

只是我有点看麻木了。


3adcbe5d981063f94dc2f942a11ef0fa.png


第二天,到达上日午且的牛棚,又在雪地里来回反复的拍摄。想拍好片子,确实要一番费时费力的工作。


3ba3058ac5a8daa447880a7244e4656a.png

637aee4e901fd526782b26ba1129fad8.jpeg
▲路遇鬣羚?


近几天的低温和降雪,让整条沟一片纯白,牛棚主人已经把牛赶到了更低的地方,这里空无一牛。


之前驮马能继续往前,走到海子边。

不过现在,需要从牛棚开始靠人。团队里六个教练一起运输,每个人除了自己的攀登装备外,还背一个大摄影包。


13a7b9b3408bda600a91176075413d78.jpeg

4562809c5d6f355bfc5bb3e34b72c1a4.png

▲年轻人不怎么喜欢穿衣服。


负重让大家的行进变得缓慢,而由于行动缓慢,就需要背更多的食品,又意味着更大的负重量。


2天后,我们抵达了计划的线路附近。

营地建在4800米的冰川上,这个位置正好可以完整的观看我攀登的全部过程。


f254b9355cc0a433a2c0d902235a7693.png




攀 登


第5天的时间,真正属于我自己。


早上3点,被闹钟叫醒,满怀睡意。45分钟后离开帐篷,按照自己节奏行进。


我评估过每一段要用的时间,计划在天亮之前到达技术路段根部。


5bfeebb19de6a86c4a3af24253fa5de3.png



出发1个小时后,我完全进入了自己的节奏,这让人很享受


不用结组,不用等待谁,不用时常做保护点。同时也要独自面对所有的困难,包括一个人过冰川裂缝区,一个人判断方向和路径。


日出前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无法清晰的知道我的目标在哪个方向。到冰坡下方时,我比估计的晚了四十分钟。


后面的攀爬,则比我预想的高效很多。线路比我正面看去要陡,但冰雪整体的状况很好。


fd04eeb72f6d60302d409ed4cb23a1ab.png

962e63cc14bce4d7f501c19cc2fcd69d.png

▲在山体上,我比蚂蚁还小。


到了中间的平台,我只短暂的休息,调整了一下呼吸就继续攀爬。

早上9:40,我到了山顶。


8f2c375d6199c6532971c7b2d9051d17.png


风很大,吹得我心慌,我有点担心被吹下去。身体开始哆嗦,逐渐难以控制。我需要尽快下降到低一些的位置。


顶峰的冰雪很硬,如果做保护下降,需要很多时间。于是我开始倒攀。

很快,大概十几分钟,我下降到了顶峰下一百多米的平台上稍作休整,以让身体停止颤抖。


接着就继续下降,大多数时候就是倒攀。不到一小时,就撤到了平缓的冰川上。



4adbcad7b80b429cab716f33ff91b6e2.png


由于太快的消耗,我的身体开始虚弱,缓慢行走了一会儿,才意识到了自己能量供给不足,想起要吃东西,喝水。

快1个小时后,身体开始恢复。


我呼叫营地的小伙伴们收拾东西准备下撤,6点多大家回到了上日乌且的牛棚。

第六天,从直接回成都。至此攀登结束。


b6ae2ce3c852a2673d9b0f9c98a9d1dd.png


攀登当天,爬升800米左右,下降1400米,共用时15个小时左右。

技术路段为65°-70°冰雪坡,长度300米,准备了绳子,冰锥等装备,但没有用到。


手表记录的爬升数据:


823a0706561ff582c6fb886d75228bed.jpeg


总 结


我自认不是一个多胆大的人

入攀登圈十几年来,

我虽登顶了贡嘎,但从未触碰过solo。


我可以不问名字、不关心海拔、也不管什么方式,只在乎我是否想攀登这个山。但如果我想登,那不但要完成目标,还要全身而退


对我来说,solo的风险级别完全不同,给人的心理压力也不同...很多次,我带着初学攀登的客户结组。我先锋、他们打保护,很难说这个保护有多大作用,但有、和没有,那就是不一样。


a4a8a9c538ddc1f5042056d35c6a8687.png

单就这次攀登来说,我是很开心、很享受的,一切靠自己控制,没有外界影响,非常随性自由。但当全世界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又会感到一种莫名的仓惶、孤寂。


我觉得solo更需要缓慢的成长过程、内心的蜕变,需要更稳定的心态,才能确保自己安全,但心态这件事,哪有那么好控制呢?


所以我个人到现在为止,也不提倡solo,

只是我自己也会想尝试。


人也许永远要在矛盾中,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。攀登路上,我也尚在寻找之中。



3244dbd427a76500e0e3d455e7f34803.png















         
YGP
2022-7-15 17:00:33   来自手机   显示全部楼层  
李老师表述的心境让我觉得您还是很享受很喜欢solo的
李宗利 (楼主)
2022-7-21 10:48:08   显示全部楼层  
YGP 发表于 2022-7-15 17:00
李老师表述的心境让我觉得您还是很享受很喜欢solo的

是的,我感觉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变化,很有意思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   登录 立即注册

高级模式

李宗利

20

主题

45

帖子

24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43

手机版|自由之巅登山论坛 ( 蜀ICP备13016140号 )